开源之道 Talking

开源之道 Talking Episode #11: 本土的 Hacker 哪里寻?

毫不夸张地说,是Hacker创造了信息时代的繁荣,是Hacker缔造了个人电脑、互联网和开源,那么问题是作为本土,并没有赶上那个风起云涌的年代,而是搞起了无产阶级大革命,那么放在当下,我们本土是否拥有具备这样的人?如果有的话,我们该如何识别?识别了之后又该如何处理?

开源之道 Talking Episode #10:开源项目和共同体的定性定量分析探讨

解释世界是一回事,能够怎么去做,才能让一件事情发生,而且成功率要高,这是现代科学和技术发展的主要成绩,似乎所有的事情都有了确定性:开一家可以营利的公司、制作一台可以生产冷气的空调、甚至是和远在大西洋彼岸的朋友视频都是非常确定的,那么软件项目尤其是不以资本为主要手段的开源项目:怎么做才能获得更高的成功率了呢?

开源播客介绍之 —— CHAOSScast

据说,人和外界的联系,首先是通过听觉来进行的,这也是胎教的主要基础支柱,那么播客这样的形式,对于人们学习知识、扩展眼界,理论是颇为优良的途径。在信息如此发达的今天,播客是否具有更大的优势?能否找到更多的人?也是一种考量!优秀英语开源播客系列介绍之一。

Episode 9:开源是一门工程学 ———— 图书共读交流

开源之道Talking,本来预计三月是聊聊Peer Review的,结果邀请的嘉宾没有回应,于是就不能成行,这也是值得反思的地方,于是就将疫情期间不能面对面见面的开源之道图书共读活动的交流录音编辑为本期的播客。也算是试验性质的,其实工程学本来就是开源的重要课题。

类 Google 编程之夏能否在中国被复制?

Google 编程之夏16年了,以无与伦比的口碑赢得了在校大学生的青睐,作为主办方的Google 赢得社会的尊重,开源共同体为自己的项目进行了宣传,而学生除了一定报酬之外,也得到了技能的锻炼,三方全部受益!那么这个模式是否可以效仿?效仿的过程中,如何处理功利性?

鼠年话开源之七:社群的交流工具

用声音来传播开源知识,探究思想,寻找其发生的奥秘!来自开源社理事庄表伟先生的个人秀!「鼠年话开源」系列依赖最有争议的一次。将怼的风格发挥了一把。

鼠年话开源之六:开源共同体和开源社区是不是一回事?如果不是的话,又有何不同?

用声音来传播开源知识,探究思想,寻找其发生的奥秘!为什么科学没有发生在中国?在西方文化强势进入中国的时候,语言的翻译便是一个大的问题,那么社区作为一个基本的统治单位,为何和开源扯在了一起?一扯竟然就是20多年,那么现在有人站出来说这个社区和开源的关系是弱关系,应该将Community的翻译和教育界、社会学界靠拢,于是就有了争论,有了质疑。至于发生了什么,来听就好。

鼠年话开源之五:Apache不会给其下的项目开发者发工资,那Apache是如何保证做事的专业性和持续投入的?

用声音来传播开源知识,探究思想,寻找其发生的奥秘!资本是最直接有效的激励方式之一,但是仅仅有资本,未必能够打造出卓越的工程项目来,当社会只要金钱一种激励方式的时候,其余的就会被视为洪水猛兽,如改进技能、提升视野、增进知识、归属感、社会资本等等,这些又该如何处置?或者说如何利用?来听听

鼠年话开源之四:开源项目商业化理念与路径

用声音来传播开源知识,探究思想,寻找其发生的奥秘!被所有权、秘方文化、盗版、没有健康的法律根基等环境下的本土,开源的商业化一直被大众所误解,其中也包括企业软件的消费者群体,那么进入2020年,本土之外的世界已经是开源的黄金时代了,又该如何思考?如何心智革命?如何才能迈出正确的下一步?

鼠年话开源之三:Apache 之道在本土的障碍有哪些?还是无缝的?

用声音来传播开源知识,探究思想,寻找其发生的奥秘!Apache 之道是开源领域中的灯塔之一,从public good,到个体为单位,再到邮件列表与异步决策、乃至脍炙人口的共同体大于代码.....这些和本土文化是否冲突?或者有什么桥梁需要构建?本期播客深度探讨、灵魂拷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