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源之道」

征服人心:开源的思想市场

人们每天谈的市场是什么?其实从事社会分工的时候,会被自身所处的环境所困,并不知道自己是被无形的手所左右,我们更多的感受到的是看得见的手的管理、制度和法律,开源软件的市场似乎是显而易见的,尽管有的时候人们会探讨它是否存在。不过,就适兕而言,他作为布道的工作,所处的这个思想市场有多大?有没有价值?

开源软件供应链之道

越是符合直觉的事情,就有可能是错的,比如我们要打出一击重拳,不是抡起胳膊砸上去,而是后退一步,扭腰转胯才能打出自己最大力量,开源软件项目成千上万,协同起来工作并非易事,在任何环节都有可能出错,而且一定会出错,如果我们从工业制造的供应链角度来思考开源系统的话,我们要认清什么样的本质?融入这个全球化的大生态,还是隔离起来自己移植一个人造的生态圈?

「开源之道」·适兕 2023年工作总结及2024年展望

2023年是疫情后疯狂走动的一年,像是发泄又像是斗气,又仿佛是打算将三年多以来的失去的东西抓回来一样,忙碌奔波的一年,现在年终了,终于可以坐下来,回忆一下自己过去一年的所作所为。当然,过去的只有经验和教训,未来才是更为重要的,能否抓住机遇,则要看当下。

开源软件非营利基金会概要简述

对于本土来说,2020年底成立的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是一个全新的组织建立的尝试,受限于历史,这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全新的事物,那么历史上都有哪些开源软件基金会?基本功能是什么?能够帮助社会达成什么?我们不妨从这些角度出发,来了解一下它的运作机理。

2023 Open Source Summit && Open Source Compliance Summit 东京见闻与感受

观念、思想、文化这些重要的人的一部分,如果不能实践,那么就是空想,就是作壁上观,看客心态的开源才是真正的本土状态,作为一名布道者,在过去的几年中一直试图理解这样一个情形,本土为什么会是如此,我在内部去沟通交流始终难得其门,今日走出反观其中,终于发现了不同的东西。

GPL 让人爱的是什么?

Kata Container 的创始人王旭在演讲中或者是线下交流,总是会提到一个称述,这个世界上最成功的开源项目Kernel采用的是GPL许可,为什么会是这样?能回答的了这个问题的没有几位。笔者也无法给出确定的答案,但是笔者愿意去收集Kernel成功与GPL的功用之间的关系证据。此篇就是其中之一。

开源项目维护者的日常:一个更应该得到关注的群体

2023开放原子开发者大会[1]即将举办,作为一名重点关注开源开发者的布道师,觉得应该做点什么,既然无法去探讨硬核的技术,那就不如探讨些能够让这些被大众忽略的群体的日常,以及他们的个体生态的维护,当然,希望他们能够享受代码,享受生活。

开源经济学12讲

布道这件事,其实有个潜在的表达,这个世界某种程度上需要某些观念和思想,然而已经适应当下世界的人未必能够理解,或者认为是需要某些观念的,换句话说,通常这件事情并不会受到欢迎。张维迎教授在不遗余力推广自己的经济学说,或许没有多少人听得进去,但是解释世界的,大多数时候是自己高兴,如果能有几位有缘人,那真是一件美妙的事。

「开源之史」系列之1/八之四:Copyleft 小传

追溯历史的细节,我们总能发现惊喜,哪怕是一个名词的引用,Copyleft 的首先使用的人,并没有想到这个词汇具有如此巨大的用途,就像Open Source的首次提出一样,也不会想到这会成为一种社会现象,成为信息产业的支柱性的一部分,再次感慨一下文化的力量,人类虚构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