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源之道」

「开源之史」系列之二/六:文化的重要作用 —— 开源的本质

在知识之树上,社会和文化是枝叶繁茂的重要表现,文化究竟对于社会发展和个体的完善发挥着何等定量的作用,数学家面对此一筹莫展,只有经济学家说文化至关重要。就开源而言,如果能够把它背后的文化抽离,它还能剩下什么?它还是开源吗?这才是值得回答的一个问题。

「开源之史」系列之五/四:软件立法——从蛮荒到规制

开源的许可,是镶嵌在整个信息产业下的知识财产权之中的,如果不能了解正式的关于版权、专利、商标等立法的,那么也就无从了解开源许可的意义,当然就更加无法理解风险是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兼容性问题,每个许可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或者说为什么不把他们放在公有领域。笔者还是在这里给读者简单梳理一下关于软件及其服务的知识财产相关的立法情况。

「开源之史」系列之十五/四:君子协定 —— 联盟以对抗万恶的专利

古人教我们不要走极端,凡事有个平衡之道,专利的作用是保护创新,但是过度保护就是阻碍,在 ICT 领域专利之争从电报/电话时代就开始了,这并非一片净土,而是你死我活的法律之争,开源共同体如果学不会,又可能出现悲剧,面临巨额罚款,甚至牢狱之灾,都是有可能的。但是,也没有必要因噎废食,拒绝它或恐惧它,社会问题就通过社会创新来解决它。

「开源之史」系列之一/五/四:独一无二的标识开源 —— 商标和品牌的保护极简史

logo、商标、品牌都是劳动成果被大众识别的重要符号表征,塑造现代世界的重要特征之一,尤其是全球化的资本主义崛起,以可口可乐、麦当劳为标识,开源项目概莫能外,为非专业人士呈现的时候,俨然是一种象征,开源世界得以矗立的基石,被世人所识别的重要符号,但是无底线的分享也会被投机者利用,又该如何保护?

「开源之史」系列之九/九:推动 GNU/Linux —— 企业联盟式的非营利基金会LF的诞生与发展

不让公地悲剧上演,是人类社会重要的、积极主动的、解决问题的举措,开源的代码不仅可用,而且有利于进一步的创新,那么这些有用处的项目可持续的发展至关重要,开源是政府、民间团体、立法等组织与机构努力想办法去推动发展的,而不是等待让坏的、悲催的事情发生。Linux基金会的诞生和发展不仅证明了开源项目的可持续发展,而且还是共同利益的重要表率。

合作与秩序 ——「开源之法」小组的构建想法与实践

开源项目的许可究竟能干什么?是如何约束各类社会力量的?我们是否将人一律想成遵守许可的,是决定我们如何做事的,开源的世界很大,大到需要各类人才来共同铸就,为迎接更多的开源人才,我们打算从法理和科普的意义出发,来做一个推动开源许可的小组。做别人还没有做的事情。

「开源之史」系列之十四/四:难辨真伪 —— 人人都可以开源许可下的困局

终于到了该总结一下的时候了,在追溯了十几篇开源许可的演化,在软件市场的大的背景下,步履蹒跚的不断更新和发展着,让笔者产生无限感慨,人真是奇迹,在促进社会的发展不遗余力地努力推动。从积极自由的角度而言,我们必须去争取开源的发展,而不是被动的等待,等来的只有毁灭。当然,许可是一种保护和促进,但同时也是限制和保守,应该审时度势,务实地解决问题。

「开源之史」系列之二/七:自由软件的商业模式 —— Cygnus 在许可之外的探索

能解决问题是商业的重要因素,相比大部分人能解决别人解决不了的问题,竞争优势就有了,那么采取点市场的策略,运营上用点心,营利并不是件困难的事情,作为第一家采用自由软件(开源的概念尚无)的商业公司——Cygnus Solution 做到了,而且开辟了全新的领域,并以Hacker式的方式碾压竞争对手,在上世纪90年代,这仍然可以称得上一个奇迹。

「开源之史」系列之十三/四:如何限制基于网络服务的闭源?从AGPL到SSPL,开源许可正在失控?

法官如何思考?这是著名的法学家和大法官波斯纳写的一本书,面对此起彼伏的开源许可,背后是市场的繁荣和利益的争夺,从更大的视角看是法律经济秩序的正常局面,因为软件的作者有权利处理自己的作品,不过是要兼容更多的社会因素:法律、政治、利益分配等,开源许可该往何处走?历史告诉我们尚无定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