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源之道」

「开源之史」系列之十二/四:GPLv3 —— 软件自由的分裂还是捍卫?

技术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发展,由技术形成的市场也在不断的扩展,GPLv2许可在一些新的领域无法做到软件自由,比如智能终端、更多许可的兼容性等等,已经是乏力,这意味着无法促进项目和共同体的发展了,那么就需要求变,变化就意味着有人追随有人反对,这会带来分裂,那么是否能吸引到新生力量了呢?这也意味着一种创新的冒险。

「开源之史」系列之十/四:浏览器竞争下的创新模式——Mozilla公共许可

软件许可的发明和创建,和知识财产的其它方面是一个道理——保护创作者的权益,尤其是商业模式,Mozilla 公共许可是在各种紧迫的条件下所产生,有工程师自身的境遇思考,也有网络商业的法律不成熟,当然更有被强大的竞争对手利用霸权所欺负的愤怒和恐惧,更有甚者,是传统的律师参与了这个许可的创建,很明显了没有让步于开源共同体,而是更多的强调了公司自身的利益,预示着开源世界逐步被商业渗透扩大的开始。

「开源之史」系列之十一/四:开源作为商业策略——Apache 许可的改进与‘完善’

Apache 许可2.0 是目前开源世界中选择最多的许可,它有着非常多的平衡性,没有GPL的强势,也没有BSD/MIT的任性,承认现实世界的各方力量,从商标到专利,再到著作权,以优雅的方式赢得了众多开发者的信赖,有人说Apache许可超过了Apache基金会的功劳,或许有点夸张,但是有其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接下来我们就回顾一下这份许可创建的路径。

「开源之史」系列之一/七/四:软件版权的自我保护完善还是霸权的扩张 —— 二进制被正式纳入版权法

知识财产法律可以重塑市场,书、音乐、艺术作品都是通过这个方式来实现的,软件也不例外,在个人电脑发起革命式的市场之下,著作权再一次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软件供应商不断的建立保护自身的机制,从技术实现到加密,再到强制的合同签署,商业建立壁垒,就是立法的过程。

「开源之史」系列之三/四:软件之前的知识财产纠纷简史

回顾人类的历史,关于知识财产方面的内容:版权、专利、商标等都不过是近代以来的事情,很多经济学家都把工业革命的成功其中一个要素就是知识财产的保护是激励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但是并不是一蹴而就的,笔者以有限的知识,回顾一下软件出现之前的有关知识财产方面的内容,不如说是一幕幕的斗争戏。

「开源之史」系列之三/六:从两场改变软件格局的运动讲起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一提到道德、伦理等话题,大家都会刻意的避讳,尤其是谈论开源的时候,有一部分会非常理直气壮的自己是为了赚钱才去违反许可和规范的,也就是说为了钱做些偷鸡摸狗的小事没什么,可这种恰恰是让开源无法发展和持续的隐形杀手,我们谈开源而避开文化,其实已经和开源无关了。所以,谈开源,不就是在谈文化吗?

「开源之史」系列之六/四:直面人性的暗面——致软件爱好者公开信始末

对于软件这个新事物而言,在和硬件割舍的过程中,出现了大胆的叛逆者,指出了其中不合理的地方,虽然在商业中的许可仍然是像商业公司那样签订合同的方式来售卖,但是我们能够在重大事件中,看到其中的矛盾和冲突,也预示着未来的商机,以及最后针对最终用户许可同意书EULA的出现打好了伏笔。

「开源之史」系列之一/九:开源的治理之道——非营利组织与解决难题

人性是脆弱而贪婪的,人类社会通过文化和制度来约束人性,任由人性的肆意妄为,造成历史的悲剧数不胜数。开源的起源是从个体的意愿出发,希望大家共同完成一个伟大的能解决实际问题的项目,但是如何保障最后的成果?个体又该如何保障自身的生活来源?俗语云‘活人不会被尿憋死’,总是有办法的,社会创新乃良策也!

「开源之史」系列之二/二:真实世界中看到的开源和看不见的价值

巴斯夏写过一本书叫《看得见和看不见的》,我们可以在开源世界中看到任何想看到的,但是对于自身的知识是要具备的:计算机、编程、协作、共同体、商业、法律许可、上下游、产业经济、财务核算、个体动机、社会氛围等等,如果我们不能掌握任何一项知识,去理解「开源之史」无疑都是不够全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