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FAPAC 开源布道者分享系列之一:如何有效规划时间

有始有终,并不是时间的一个特性,是文化赋予我们做事情要在开始了之后,尽最大努力完成它,世界所有的文化,对于半途而废都是持一种批判和鄙夷的态度的。但是没时间通常是大家放弃、懈怠的一个好借口。其实有更好的方法可以解决。

Fri Jan 14, 2022 | 1500 Words | 大约需要阅读 3 分钟 | |

何为稀缺?

我们同时身处空间与时间之中,或者更物理一点的描述是人类衡量宇宙的时候,使用了时间和空间两个能理解的变量。时间是单向的,一直前行的,不以任何人的意志而改变,于是幼童会变为老人。

从人的个体出发,在自己的生命周期内,时间是固定的,不断减少的,而且受制于生物的特性,掐头去尾,能做事情的时间也是可以被计量的。人又是需要生存的,需要摄取能量的,而且要在这个有限的时间内不断的摄取能量才能维持生命的正常运作。

人又是社会的,需要和他人进行合作,进行交换,于是人必须是工作的。这些是否是属于自由意志下的选择,暂时放下不论。而是说时间对于我们人类是稀缺的。最糟糕的是,我们做一件事的时候,就做不成另外一件,经济学家叫沉没成本,不可以有任何的假设。

生命有限,以时间度量,经济上稀缺。

职场的时间是属于老板的

近一两百年,以企业为组织的形式成为了社会的主流,中国彻底拥抱这个形式也不过40年而已。这样的组织人的方式是花钱雇佣员工,签订合同,其中规定员工必须每天、每周、每月为企业工作多少个小时,目前国家立法是每周工作40个小时。

很遗憾,开源还没有成为社会的主流,也就是员工自己制定自己的工作计划,只有少部分人实现了这点。绝大多数时候,企业组织会采用一些管理手段来评估和促使员工来完成一定的任务,这是工业时代最为主要的管理方式,有些人将他们延续到了信息和数字化时代。

换句话说,大部分人是将自己的时间贡献给所属企业,以自己的经验和知识为基础,将这些时间置于身后。自己决定的那部分还要留给家庭、朋友、锻炼身体、爱好,于是能够留给开源的时间微乎其微。

LF APAC 开源布道者们的时间是需要完全独立规划和实践的

加入到 LF APAC 开源布道者,一定是自己的意志所决定,没有任何人的强迫。

这里没有人指挥,也没有任务可领,一切都要自己来决定,于是要从企业的思路中跳出来,以前所有的“消磨”时间的方式在这里都不起作用了。这样的话,就会有两个后果,一种是完全忽略这里,被其它需要时间的活计所占领;另外一种就是自己来决定,将自己的时间梳理起来,然后在做的过程中不断获得反馈,进而实现自己的目的。

在开源的世界里,亲力亲为(Contribute)是一项基本的原则,时间的使用当然不能例外,在某个时间段内自由的去做LF APAC 开源布道相关的工作,需要自己来制定目标、行动,和其它布道者沟通、协作等。

从老板那里“偷”时间

适兕并不建议任何人参与开源是利用自己所谓的工作之余,休闲之余、家庭之余等额外的所谓的打发无所事事的状态,相反,适兕的建议是要将开源布道当作一份非常正式的工作,这份工作没有直接的金钱报酬,而是社会资本、声誉、集体认可等。

首先,你应该和自己所属的公司上司进行沟通,争取将参与布道的时间成为一项OKR或KPI的衡量项。当然,适兕的建议也就是一周1~2个小时足够了,能争取更多,当然更好。

然后,要清晰明确自己的目标,这意味着至少需要花50多个小时每年在这件事上,如果没有清晰的目标的话,非常容易的就将这些时间耗费在谈天说地、临时起意上面,然后就不了了之。如果自己不知道能花50个小时了解什么,可以和同行们进行沟通,可以和上司沟通,直到清晰。

再然后就是将这个几乎是零碎的时间,成片的连贯起来做的事,那就需要行动起来。并且要利用记录这个习惯,也就是说我们需要将做的事情写下来,具体的使用app还是GitHub还是什么文档之类的,重要的是要将每件事记录:一篇文章、一次演讲、活动细节、对话、访谈、筹划大型会议。